欢迎访问中华新闻网  今天是 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刘亦菲的影后妈妈,当红时嫁世界冠军,61岁复出爆红,越老越优雅

《玫瑰的故事》实火,结束了依旧热度不减。

刘亦菲饰演的玫瑰拥有良好的出身、在蜜罐中长大,却将一把好牌打得很混乱。

可不管日子多糟心,玫瑰始终有能力冲洗洗牌,重启人生。

很多网友在对玫瑰的故事上头之余,最羡慕的是她美满的原生家庭:爸爸浪漫、妈妈强势又不失温暖。

尤其是,在玫瑰和庄国栋分手后,母亲的那句:“我不盲目偏袒你,但我无条件支持你”让人无比动容。

吴玉芳将为人母的刚强和柔软拿捏的恰到好处,收获了一大波粉丝芳心。



其实,吴玉芳的作品很多,是名副其实的老戏骨。

早在40年前,她已是百花影后,却在事业巅峰时期息影回归家庭。

是什么让她放弃了名利,她又为何重回了演艺圈,背后又有哪些故事?





年少成名

吴玉芳拿到的人生剧本,和玫瑰类似,家境不错,被父母捧在手心里,还有3个哥哥宠爱。

聪明又漂亮的吴玉芳,生活一直顺风顺水,在21岁主演路遥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《人生》,大获成功。

吴玉芳凭借刘巧珍一角,拿下第8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,成为80年代的国民女神。



可最初,她去试镜的本是女二号“黄亚萍”。

作为影视圈的新人,有这样的机会很难得,吴玉芳很激动,酝酿好情绪,进行试演。

可她说了几句台词,无意间看到导演冲着副导演直摇头。

她心里直打鼓,想着大概是与这部戏无缘了。

可等她试镜结束,导演吴天明却把她叫到一边说:“我发现你身上有一种纯真与质朴,更适合演女一号刘巧珍。”

幸福来得太突然,吴玉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随后,她又试了两场刘巧珍的戏,导演也都非常满意。

为了演好刘巧珍,土生土长的上海姑娘吴玉芳,去了陕西延川的农村体验生活。

每天和村里的人一起去挑水、种田、养鸡、打扫庭院、做饭……



在同吃同住同劳动的过程中,吴玉芳已经融入了农村生活,学会了当地方言,成为了当地的一份子。

这些体验让她和刘巧珍合二为一,不再有演的痕迹。

最后呈现在荧幕上的刘巧珍,淳朴、细腻、美丽,深受观众欢迎。又因巧珍的悲情色彩,成为大众心中的意难平。

那个年代,吴玉芳火遍了大江南北。

甚至,在2017年,还有当年的电影放映员在网上发文怀念,称当年放映《人生》时,影院里座无虚席,影片红遍全国,剧照还上了当年的《大众电影》的封面。



能取得这样的成功,吴玉芳的演技毋庸置疑。

但她并不是科班出身,演戏凭借更多的是天赋和舍得下功夫。

她从小就爱好文艺,在11岁时考进了上海儿童艺术剧院。

每次的舞台演出,她从不扭扭捏捏,反而享受被人瞩目的感觉,似乎就为舞台而生。

在剧院学习的几年,吴玉芳演出场次数不清,在《神花郎》《长发姑娘》《马花兰》等剧目中表现极为出色,让老师赞不绝口。

热爱和掌声让她越发自信,毕业后,她选择继续留在剧院,成为一名话剧演员。

在话剧舞台,吴玉芳的表演基本功练得极为扎实。正值青春年少,她有了去外面闯一闯的想法。

19岁那年,她第一次尝试“触电”,参演了《预备警官》,在电影中饰演英姿飒爽的民警姚兰兰。



为了塑造好角色,她和警察们一起训练、出勤,体能和动作跟不上,就下苦功夫。

别人练一遍,她练十遍。

有了这股子拼劲,加上曾经的演出基础,吴玉芳的电影首秀很成功,好评一片。

这之后,她又出演了电视剧《太湖谍影》《多彩的旋律》,在演艺圈暂露头角。

直到《人生》的播出,让她风靡全国。

那时候,不论是年画还是明信片、挂历,到处都是吴玉芳的照片,她一出门就可能遇到粉丝索要签名。



面对这铺天盖地的鲜花与掌声,吴玉芳没有沉迷,反而心生不安。

她清醒地知道,自己从艺术剧院毕业,学历仅仅相当于高中水平,在演艺事业上想要走得长远,必须要深入学习,提高艺术素养。

所以,在风头正盛时,吴玉芳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决定:考北影。

经过几个月的埋头苦学,她最终被北京电影学院干部专修班录取,与唐国强、寇振海、宋晓英等成为同学。



按照正常的人生剧本,吴玉芳深造后在演艺事业上定会再上一层楼。

可她在学习的第二年,邂逅了乒乓王子江嘉良,改写了人生。



巅峰退圈

1986年,一次文体明星联欢晚会上,吴玉芳发现席间有个小伙子特别帅气,打听后才知道那是乒乓王子江嘉良。

而江嘉良也早早注意到了吴玉芳这个俏佳人,无意间,两人的目光碰撞,在彼此心中都荡出一层涟漪。

但当时两人仅仅点头示意,并没有互留联系方式。



没想到一周后,宋晓英急冲冲地跑到自习室,告诉吴玉芳,传达室有她电话。

吴玉芳一头雾水,自己在北京没熟人没朋友,也没对外留过电话,怎么会有人找?

她以为是宋晓英搞错了,就没去接电话。

十几分钟后,宋晓英又跑来了,问她怎么不接电话,她才相信真有电话找自己。

原来,那次邂逅,江嘉良日思夜想的都是吴玉芳,就到处打听她的联系方式,这才有了这次电话。

两人聊得很投机,江嘉良展开了猛烈追求的架势,经常来找吴玉芳。

当时江嘉良所在的国家体育总局,距离北影有将近20公里,他来来回回打车的费用,一年都有7000多块。

就这样,吴玉芳沦陷在甜蜜的恋爱中。

2年后,两人步入婚姻的殿堂,这段“文体联姻”成为当时的佳话。



但是,婚后第二年,江嘉良退役,接受了新加坡的邀请去做教练。

新婚燕尔,两人不愿分别。吴玉芳做了大胆的决定,放弃如日中天的事业,随丈夫前往国外。

她的骨子里始终把家看得更重。

她相信,人生很长,每个当下的选择都无关对错,遵从内心即可。

荧幕上的大明星,从此洗手做羹汤,无怨无悔。

息影的11年,吴玉芳先后生下两个女儿,全心全意地支持丈夫拼搏,培育孩子。



每天,江嘉良下班后,夫妻二人一起教孩子学汉语拼音,在泳池戏水,日子温馨、幸福。

但终究有些平淡。

回归家庭后,吴玉芳的生活就围绕着家人,与外界很少接触,有什么新闻也是江嘉良转述给她的。

她也没觉得这样有何不妥。

直到一次去影院看好莱坞大片,影片开始不多久,吴玉芳就觉得音响的声音太大了,吵得心脏难受,提前离场了。

江嘉良一语道破玄机:不是音响声音大,也不是身体问题,而是你与社会脱节了。



所以,1997年有朋友来邀请吴玉芳拍戏时,江嘉良一脚就把她“踹”出了家,让她重新回归荧幕。

为了支持妻子的复出,江嘉良放弃了国外的优厚待遇,决定回国发展。

他在上海定居,创办了乒乓球学校,在电视台担任重大赛事的解说嘉宾。

面对爱人的付出和支持,吴玉芳很感动,决心好好拼一把。

她把母亲接到身边,帮忙照顾孩子。自己则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演艺事业。

可演艺圈的更新换代那么快,阔别11年,再归来已是另一个江湖。

尽管她曾是百花影后,可毕竟息影太久,站在镜头前,连台词都说不好。

这激发了她性格中要强的一面,她不能容忍别人异样的目光,生怕被人看轻。



她把空余时间都用在了拍戏上,回宾馆的路上背台词,化妆时琢磨下一场戏怎么处理更好。

一番苦功夫下来,不到半个月,她的状态就全面回归。

可毕竟已经年近40,能供她选择的角色多是婆婆妈妈一类的配角了。

从主角到配角,吴玉芳坦然接受了这样的落差,也再次用实力赢得了尊重和赞誉。



剧中的配角,人生的主角

1997年,吴玉芳在《糊涂衙门》中饰演了半里红正式复出,凭借精湛的演技,片约不断。

即便不是主角,她也从不马虎,决心要把每个角色都演到心里去。

她先后参演了几十部电视剧和电影,在不同的题材中,诠释了不同特色的人物。

尽管戏份不多,却也在观众心中留下比较深的印象。

《蜗居》中,吴玉芳演了家政阿姨徐丽,是一个钉子户,住在破小的房子里,为了多要拆迁款,死活不搬家。



在剧中,她扎着短马尾,缩手缩脚,眼神躲闪,带着一股子怯懦。

她会贪小便宜,偷用海萍的油,被抓个现行也不承认。

但当雇主对加薪出尔反尔时,她又只能忍气吞声,对现实生活妥协。

社会底层的小市民形象被她演活了。

到了《流金岁月》中,她演的贵妇蒋太太,又贵气逼人。

蒋家尚未没落时,她十指不沾阳春水,每天去打牌、买珠宝,优雅从容。



婆婆重男轻女,对她阴阳怪气,她选择眼不见心不烦,从不会争得面红耳赤,维持着贵夫人的体面。

丈夫欠下巨债自杀,她在短暂消沉后,选择出国,开始新的生活。

不同于徐丽的市侩,蒋太太浑身散发着自信、雍容的气质,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同一个人出演。



对吴玉芳来说,蒋太太与自己的生活状态比较贴近,演起来毫不费力,算是本色出演。

但与《流金岁月》同期拍摄的《小舍得》,蔡菊英的“茶”和泼辣,着实让她发怵。

蔡菊英本是一名护工,在照顾南建龙时体贴入微,破坏了他的家庭,成功上位,其段位之高,被称为“十级茶艺”、“老年林有有”。

每次想达到自己的目的,她都免不了梨花带雨地对南建龙哭诉:“谁让我傻呀,我这一辈子就跟定你了呀。”



委委屈屈的神情,喊着什么都不图,却把该争取的利益都拿到了。

为了外孙能进补习班的金牌班,她内外两幅面孔,让人大跌眼镜。

她先是在家里伏低做小,一边给南建龙艾灸,一边卖惨,成功让南建龙为亲外孙求来的名额让了出来。

到了辅导班,又开始撒泼打滚,非得让外孙进金牌班。



这场跪地撒泼的戏,前后拍了很多条,才有了最后呈现出来的惊喜效果。

每一部剧,吴玉芳都把人物的魂演出了出来,是真正的剧抛脸。

阔别舞台十余年,她的功底还在,还有了更多的人生阅历,对角色的理解和感悟更深入,演起来更得心应手。

在一个个小人物的诠释中,她再次迎来了事业的青云之路。

电影《送我上青云》中,吴玉芳饰演的老年“傻白甜”梁美枝,有点天真、有点作。

梁美枝很美,也很单纯,即使丈夫背叛了她,她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小姑娘做派。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,对着女儿撒娇。



作为妻子,她被伤害过,有不甘和委屈;作为母亲,她又不算称职。

她爱美,也有小性子;她又俗气,有点浅薄。

梁美枝戏份不多,但人物层次很丰富,吴玉芳诠释得堪称完美。

凭借《送我上青云》,吴玉芳夺得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和第27届华鼎奖中国电影最佳女配角奖。



她在获奖感言时说:“这一刻,真美妙。”

是啊,隔了近40年,她再次直冲云天。



回头看吴玉芳走过的路,每一步都很随心,不刻意追逐,却又不曾错过每个重要的鼓点。

年纪轻轻拿下影后,风光无限。却在名利场中清醒自知,去进修,去沉淀。

当爱情光临,她急流勇退,回归家庭相夫教子,经营幸福。

再回演艺圈,她又能心态平和地接受落差,重新开始。

人生的每一个岔路口,她选择了顺其自然。

其背后藏着的是她的通透:在每个当下活出自己,就是真正的赢家。

—END—拾月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中华新闻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腾讯云秒杀
阿里云服务器